天道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社恐练习生为了口吃的能有多拼 > 第74章 总决赛之夜(下)恭喜曜星公司的练习

第74章 总决赛之夜(下)恭喜曜星公司的练习(1 / 2)

【只要我想要的都可吗?】宿炀继续道。

【系统商城里面的零食是随机的, 你每一次使用高级零食兑换券兑换的时候,能够选择的商品都不一样。】系统解释道。

简单来说,就是系统能抢到什么零食, 宿炀就能选什么零食。

系统抢不到的就可直接用随机来打发了。

这方法简直太绝妙了, 系统深深地为自己的智慧感觉自豪。

【随机的?也挺好的,反正系统出品, 必属精品。】对系统的想法一无所觉的宿炀期待地搓了搓手。

【肯定。】系统得意地说道。

【这个券会过期吗?可攒着兑换吗?】宿炀又道。

他想着自己最好能够在手里一次多攒几张券,果有哪期系统商城恰好有两样及上他爱吃的零食,他就可全都拿下了。

【不会过期的,你可一直攒着。】系统巴不得宿炀攒券。

这样他开启一次系统商城就可消耗宿炀两张券甚至更多,他就不用费么多心力天天出去抢高级零食了。

【统儿, 你的活动真良心!】宿炀夸赞道。

【肯定。】

系统和宿主都对对方的想法感到很满意。

在完系统之后,宿炀心满意足地推开了隔间的门, 打算离开厕所去找冉衡。

就在宿炀刚走到洗手台前, 他听到自己身后的隔间门传来了开门声。

宿炀从镜子里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。

两个熟悉的身影也从镜子里到了宿炀。

巧不巧,正好是吕燃和冯异。

宿炀:???

吕燃:???

冯异:???

这也行???

宿炀感觉自己头皮发麻。

明明今天上厕所是冉衡陪自己来的,结果只是因为他要在隔间里系统一些有关高级零食兑换券的题,让冉衡先回去。

就导致这个卫生间里他们三个的结界再次触发了吗?

这样也行???

宿炀深深地不理解了。

说好的误会解开了, 结界和buff就消失了呢?

为什么这么离谱的事情可一直发生!

吕燃和冯异同样头皮发麻。

他们的化妆间夹在两个卫生间间, 所练习生们上厕所的时候可选择去左边的, 也可选择去右边的。

吕燃和冯异注意到宿炀是和冉衡一起去上厕所的。

他们两个是在宿炀和冉衡出去后, 才从化妆间出来的。

他们也是同样有意识地躲避宿炀,因为他们两人也同样察觉了他们三个人同时上厕所时候的诡异buff。

来到左边的卫生间后, 吕燃和冯异发现卫生间里只有一个隔间的门是关上的,而卫生间门口没有任何人。

他们俩松了一口气。

想来宿炀和冉衡一起出来上厕所,两人肯定会一起回去的,所这个卫生间里的人肯定不是宿炀!

他们俩这才放松地打开隔间门去上厕所。

万万没想到, 在他们这么缜密地推断下,打开隔间门的一刻,居还是在洗手台前发现了宿炀。

这一幕似曾相识。

好像之前也发生过很多次。

宿炀和吕燃冯异两人面面相觑,三个人同时尬在了场。

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吕燃和冯异因为有了在卫生间聊天宿炀场抓包的经验,两人从此后上厕所默契地不敢再对话。

所这一次他们俩上厕所的时候什么也没说。

但即便是这样。

他们三个再次在卫生间碰见也太尴尬了吧!!!

“宿炀,你,你也来上厕所啊。”吕燃僵硬地跟宿炀打招呼道。

宿炀点点头。

经洗完手的他,有些尴尬地甩了甩手,想去用旁边的干手机,脚却好像地面黏住了一样。

感觉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“你这个洗完手,还是用干手机烘一下吧,干得快一点。”冯异注意到了宿炀手上甩下来的水连忙说道。

见冯异这么说,宿炀才走到干手机旁,把手放了上去。

干手机的声音响起,本就没什么话好聊的三个人更是彻底不说话了。

虽说刚才三人经说开了一切,但再一次在熟悉的地方相见,还是感觉特别尴尬。

宿炀一边使用干手机,一边脑子疯狂转动,想着自己等会儿手干了后该怎么办。

在洗手台前的吕燃和冯异和宿炀的想法一样。

三个人表面起来很淡定,实际上脑子里面纠结到了极点,脑神经都要打结了。

还好在这时,一个人走进了卫生间。

“宿炀,你怎么样?好了吗?”冉衡关切的声音传来:“肚子还疼吗,需不需要我帮你跟工人员要点拉肚子『药』。”

“我好了,不用。”宿炀连忙回道。

救星来了!!!

此时的冉衡完全就是宿炀三人的救命恩人。

“吕燃,冯异,你们也刚上完厕所。”冉衡进来后,到了洗手台前的吕燃和冯异,自地跟两人打招呼道。

“对。”吕燃和冯异应道。

“我们一起回去?”冉衡道。

“不了不了,你和宿炀先回去吧,我俩还得用干手机。”吕燃连忙摇头,冯异也跟着疯狂摇头。

宿炀在心里跟着疯狂摇头。

“行,你俩也快点儿,等会儿快要上台了。”冉衡叮嘱道。

“好的,我俩马上完事儿。”冯异说道。

冉衡带着使用完干手机的宿炀离开了这个令人窒息的卫生间。

走出卫生间后,宿炀忍不住松了口气。

“我都没注意到吕燃冯异他们俩什么时候进去的,刚刚有个工人员路过的时候走得太急,不小心把手里的垃圾弄洒了,我去帮他找扫帚了。”冉衡说道。

宿炀:……

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玄妙的事情吗。

为了让他们三个达成“厕所里只要有他们三个人就会自动屏蔽其他人”的结界,真是什么意外都能发生。

“快点儿回去吧,我估计快要到公布名次的时间了,距离我们表演完也有不短的一段时间了。”冉衡着说道。

宿炀点点头。

两人快步地回到了化妆室。

没过多久,吕燃和冯异也回到了化妆室。

练习生们凑在一起聊天,话语里夹杂着兴奋和紧张。

“练习生们集合了,准备上场。”工人员再次出现在门口朝着练习生们喊道。

热闹的化妆室冷场了一瞬。

“走了走了兄弟们,听名次公布去了。”岳景枫『操』着大嗓门喊道。

“走了走了!”练习生们也纷纷喊道。

二十个练习生跟在工人员身后,来到了候场区。

前面的林远和于星河经在准备公布名次了。

二十名练习生在工人员的带领下,来到了舞台间的小台子。

他们这才发现,在舞台对面,也就是主持人们身后,出现了他们熟悉的个金字塔形状的椅子。

这一次的金字塔梯子可能因为要最终上镜了,导演破天荒地花钱它装修了一番。

原本普普通通的金字塔椅子,现在变得金灿灿的,座位后面还有着灯光,坐上去的人似乎也会闪闪发光一样。

金灿灿的金字塔椅子,这回起来真的像金字塔了,贵重了不少。

而金字塔的椅子数量也从二十,变成了九。

代表着最终的九个出道位。

练习生们纷纷把期待和渴望的眼神投向这个金字塔椅子。

谁不想坐上这个金字塔椅子,成为出道九人的一员呢!

“欢迎大家回到我们《为你摘星》的现场,我们的投票结果经统计出来了,接下来,就是我们《为你摘星》总决赛现场最后也是最受期待的环节,公布排名!”林远对着镜头表情激动地说道。

“到底是哪九位练习生能够在这个夏天,成功出道呢?”林远向旁边的于星河:“于星河老师有什么要说的?”

“没什么要说的了,我只想赶紧公布排名。”于星河说道。

平时公布名次卖关子都观众们抗议,在总决赛这么重要的最终出道环节还卖关子,他可能参加完这个节目真的得原地退团退出娱乐圈了。

“好,就由于星河老师,来为他带了一个夏天的练习生们,最后一次公布他们的名次吧。”林远着说道,把公布名次的任务交了于星河。

“还是老规矩,你们懂得。”于星河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二十个练习生脸上紧张的表情,略带一些小调侃地说道:“我们这次还是从第八名开始公布,第九名我们最后一个公布。”

练习生们着点点头,脸上的表情放松了一些。

“首先公布,第八名的练习生。”于星河着手卡念道:“他一共收到了来自观众们的3480万票。”

“第一个就3480万票???”

“来人啊,有没有人管管,通票膨胀了。”

“通票膨胀的是要死我吗?”

“我感觉差不多,说不定这3480万票里还有我的几十票呢。”

“得第八名是谁了。”

“好紧张啊怎么回事儿,我感觉我比练习生们还紧张。”

“这名练习生一直在出道位里,他观众们称为‘男女通吃的大人’。”于星河继续念道。

听到于星河这么说,场下的观众们顿时尖叫出声。

“恭喜了!”练习生们经提前开始恭喜张不凡了。

岳景枫更是一把搂住了张不凡,有力的大掌用力地拍着张不凡的后背。

他们两个从同一个公司来,彼此鼓励着一起为梦想奋斗。

来到这个节目后也是一直在一起。

现在张不凡能够成功出道,岳景枫实在是太高兴了。

“你轻点儿,你轻点儿,你是不是想在我死在我人生最快乐的一天里。”张不凡岳景枫拍得直咳嗽。

“怎么可能,我的手劲我心里有数,我这是你顺气呢。”岳景枫不服气地说道。

“从我脚底板顺到我天灵盖,后我直接厥过去了。”张不凡呵呵一。

“恭喜张不凡练习生!”于星河大声喊道。

镜头也随之张不凡打过来一个近景。

岳景枫听到于星河句话的时候就赶紧松开了张不凡,在镜头打过来的时候,岳景枫经重新调整好了表情,恢复到了正常的站位,后重新了张不凡一个热烈的拥抱。

张不凡和周围的练习生们一一拥抱后,来到了主持人旁边。

于星河把自己的话筒递了他。

“很感谢,这一路走来,有大家的支持。”张不凡对着镜头深深地鞠了一躬:“果没有你们,我现在也不可能站在这里,今做过最正确的决定,就是来到《为你摘星》。”

在张不凡发表完晋级感言后,他把话筒还了于星河,坐上了金字塔椅子上第八名的位置。

“第七名的练习生,他一共获得了3590万票。”于星河继续公布道。

“这第八名和第七名差得不多啊。”

“我感觉应该是辛夏阳吧。”

“辛夏阳和冉衡一直挺稳定的,估计就是他们俩之一了。”

“邱易安也有可能,反正应该是他们宿舍的。”

“希望他们宿舍全员出道。”

“我也希望!”

于星河很快公布出了这名练习生,是辛夏阳。

“辛夏阳!!!”邱易安激动地吼道。

宿炀转身抱住辛夏阳,邱易安直接把冉衡也拉了过来,四个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。

“我就先上去了,在上面等你们三个。”辛夏阳着说道。

辛夏阳说得没错,因为很快于星河公布出来的第六名就是冉衡,第五名是邱易安。

接连把自己的三个舍友都送上了金字塔椅子,宿炀感觉很满足。

能够到他的三个舍友坐上出道位,比他自己出道了还要开心。

他的三个舍友绝对是神仙舍友,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种。每一个人都非常照顾他的感受,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心理上,他的三个舍友们都帮了他许多。

果不是他的是三个舍友,宿炀有可能早就退赛了,也不会在节目逐渐打开心扉,成长成为现在这样的宿炀。

除此之外,宿炀和他的三个舍友们接触得最多,对他们的才华也了解得最多。

宿炀简直可拍胸脯保证,他的三个舍友的实力,进出道位绰绰有余。

别人可说他跳舞菜,但绝对不能说他的三个舍友跳舞菜。

他们三个的实力绝对是最强的!起码在他心里是这样的!

着自己的三个舍友坐在了金字塔椅子上,宿炀感觉自己心里的一块重石放下了。

第四名的练习生是岳景枫。

岳景枫喜滋滋地强行抱住宿炀庆祝了一下,做是自己的奖励。

宿炀:……

不过尽管岳景枫的手劲太大,勒得他有点疼,但他还是用力地回抱了一下岳景枫。

着岳景枫大踏步走上金字塔梯子,旁边坐着的刚好是邱易安。

宿炀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。

这一届的观众都很懂嘛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接下来就只剩下前三名和第九名还没有公布了。

前三名没有什么悬念。

第三名是李斓,第二名是穆丰。

李斓和穆丰在走去主持台之前,都特意拥抱了宿炀一下。

“加油,马上我们就是队友了。”

宿炀感谢地点了点头,了眼金字塔椅子最上面的位置。

宿炀这辈子没这么渴望过坐上一把椅子。

哪怕这个椅子位于金字塔的塔尖,一个最受人瞩目的位置,换做之前的宿炀根本不可能去坐。

但现在,它的意义不一样了。

它可没有象征着c位这么简单!

最新小说: 你的便当归我了 韩家有女初长成 嫡谋乱红妆 我和女主的种田记 王妃本王还想吃 今天夏油大人依旧在思考人生 重生后我把隔壁大佬攻略了 傲娇病娇们,跪求不虐 穿成地主家的傻闺女 人设马甲不能崩